凯伦·威尔逊:2015上海大师赛夺冠,那是职业生涯真正开始的地方

凯伦·威尔逊:2015上海大师赛夺冠,那是职业生涯真正开始的地方
在一个全新的专题中,我们采访了那些最优秀的斯诺克球员,以了解他们眼中自己最棒的比赛是哪场。上一期中我们采访了斯图尔特·宾汉姆,今天的主角是四次排名赛冠军凯伦·威尔逊。2015年,威尔逊在上海大师赛惊艳夺冠引发的爆发式上升把他从降级的深渊中拉了回来。绰号为“勇士”的威尔逊在2010/11赛季转为职业选手,在职业巡回赛中只打了一个赛季就黯然降级。然而他并没有气馁,从失望中挣脱出来的他还是靠着自身的努力在2013年重回职业赛场。在那次降级之后,威尔逊摒弃了之前的训练方法,和他的教练巴里·史塔克一起重塑了他的击球技术,以便他能更好地应对在高强度的竞争所带来的压力。在练习台上的辛勤付出最终在2015年上海大师赛决赛中取得了收获,威尔逊以无与伦比的勇气10:9击败了贾德·特鲁姆普,获得了他的第一个排名赛冠军。这场决赛的厮杀也被威尔逊选为他自己迄今最棒的比赛。在那场决赛中,当威尔逊以9:7领先特鲁姆普时,距离他的第一个排名赛冠军近在咫尺。然而,特鲁姆普绝地反击将比分扳到9:9平。威尔逊鼓起勇气,打出了一杆漂亮的75分赢得了决胜局的胜利。赛后威尔逊承认,如果没有他和史塔克重构的进攻动作,他就不可能拿下决赛的胜利。“我在重压之下百分百会翻车的,我瞄球的动作太长了。在那种压力下,瞄球更是不能有丝毫出错。重构瞄球动作起初是十分艰难的事情,但从长远来看,这对我有好处。”现年29岁的威尔逊承认。“我完全重建了我的出杆动作。作为一个年轻人,我的技术可能很华丽,杆尾拉长,很流畅的发力,非常自然。在巡回赛的第一年,更有经验的球员把我打的落花流水。我有能力反击回去,但为了获得稳定的表现,我把目光投向了约翰·希金斯和马克·塞尔比等人。他们有着他人难以企及的地位必然是有着诸多的过人之处。”“我一直相信我可以赢得一个冠军。当哪怕降级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动摇的我信念。我知道我必须做出改变,重塑我的比赛,以更好地处理压力。我进入了低潮期,在那两年半的时间里非常努力地练习。如果你看一下统计数据可以发现,从那场决赛起,我的排名几乎连年攀升。”特鲁姆普在落后的情况下将比分追至9:9平,他的追分会使许多球员在这种情况下屈服。然而对威尔逊来说,他的比赛情绪管理和对机会出现的预期,成功地帮助他保持冷静,并在决胜局中稳定的发挥取胜。威尔逊说:“从9:7开始,我就对自己说,我的机会要来了,我必须准备好抓住它。我手握三个赛点。在随后的两局中,我真的没有什么机会。贾德发挥的很好,你不能指望他出错。他能打出很多人都会望尘莫及的进球,他会让你感到压力。他以狂飙的姿态将比分追到9:9,但我仍然保持着同样稳定而冷静的心态。”“机会确实来了,但那是一个位置尴尬的红球,我在红球堆上勉强做出手架将其打入中袋。如果我没有打进的话,这局比赛我必输无疑。我当时只是觉得这是我自己认为会出现的机会。尽管存在很大风险,但我觉得我必须抓住这个机会。我打进了那颗红球,并很好地完成了接下来的连续得分。我很紧张,我以自己为后盾支撑着自己打下去。我告诉自己冷静下来,沉着应对。”尽管威尔逊的自信甚高,但他仍然意识到,获得第一个排名赛冠军对他的职业生涯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从那时起,他又拿到了三个排名赛冠军,并成功的打进了大师赛和世锦赛的决赛。“上海大师赛的那场决赛是我的第一个排名赛决赛,在海外参加如此大型的比赛,决赛面对一位顶尖职业选手,重压之下最终夺冠照亮了我的职业生涯。如果你一直没有获得第一个冠军,你肯定会像其他球员一样坚持不懈去渴望和追逐。我很自豪我能够在第一次打进决赛后就能夺冠。”“还有另一件事让上海大师赛的决赛变得十分特别,那天是我父亲的50岁生日。所有的家人那天都在特内里费给他庆生。决赛前几天,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家人们分享在特内里费的一个酒吧里观看我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与丁俊晖的比赛视频。看到他们在我赢球之后都欢呼雀跃的庆祝,这感觉太棒了,家人们对我的鼓励十分重要。”“我对上海十分偏爱,能在那里赢得我的第一个排名赛冠军真是太美好了。你会去外滩游览,那里有着漂亮的餐馆。我在那里交了几个非常好的朋友,他们带我到了很多有趣的地方。我记得第二年,当我作为卫冕冠军来到上海的时候,我带着我的妻子苏菲和我的妈妈和爸爸一起去了那里。赛场周围的挂上了我的招贴画,灯柱上也有我的海报。能和我的家人一起体验卫冕冠军的感觉很好。我很怀念在上海的日子,那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对我来说,那是我职业生涯真正开始的地方。”

更多资讯,尽在https://runningafterbaby.com